忍者ブログ

[PR]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速食麵


“速食麵”是我一個很早以前朋友的綽號,不過,趕巧,“速食麵”也姓方,時間太長了,我已經忘記了他的名字了。

“速食麵”和我同齡,二十多歲時常常寫一寫詩歌,所以,後來加入了我們詩詞協會,作為秘書長的我自然和他有過接觸。後來,“速食麵”所在的企業改制,他下崗了,再後來他就去沿海打工,具體去了哪里我也沒有問過。只是聽說過他的新加坡旅遊一段笑話。十五六年前,“速食麵”擠在一輛春運的火車上,因為怕路上開支太大,他就在行囊裏放了不少速食麵。火車上的人太多,擠來擠去,他也顧不得許多,下意識地喊了一句:“別擠壞了我的速食麵。”於是,他就得到一個綽號“速食麵”。

前天,我在街上買了一個茶雞蛋,想找個地方敲開來吃。起初,我想到大街的牆面上去敲,可是,滿大街停滿了各類小車,把街道兩旁的牆面都給擋住了。我不得不在一輛尼桑車上敲起來雞蛋。可是剛剛吃完雞蛋,一個人也許是得到誰的通報,竟然從我後面追上來,不用問,一定是說我敲壞了他的車吧。那個來人一臉的凶相,還沒有等我開口。他突然開懷大笑,竟然伸出雙手握著我的手說:“這不是李秘書長嗎?!怎麼會是你?”我在大腦中找尋了半天,也難以想起這人是誰?經過他的一番自我介紹,我才知道,他就是當年那個小詩人,“速食麵”。

我說:“方便……”,我差點喊出他的文儀用品外號,可是,現在我都沒用小車,他竟然也有了自己的小車,我還喊他“速食麵”,多不好啊。於是,我想喊他的名字,可我只知道他姓方,早忘記他的名字了。可要是說忘記別人名字,也有點不客氣,我只好假裝沒有這回事,說:“方,你這麼多年都去哪里了?”於是,他和我講了他這十幾年的經歷。

不管過去“速食麵”是怎麼辛苦,如今他是苦去甘來,對著我也可以遞過來“中華”香煙了。我到現在,在滿大街的小車前面,竟然找不出一輛屬於自己的車。

其實這也沒有什麼,一來,我是為環保做貢獻,二來,我也可以安慰自己,我沒有小車,到過的旅遊景點,絕對比我周圍許多有車的還多。退一萬步講,當年有個馬三立,是個相聲前輩。他在臺上說過:“我的徒子徒孫都有小車了,最次的也是波羅乃茲,可我連鳳梨罐頭也沒有。”可即便是這樣又怎樣呢?馬三立還是馬三立,馬三立永遠是高山打鼓————名聲在外,那些有車的健康管理人要是謙虛還則罷了,你要是不謙虛,和那些開著寶馬賣短褲的人又有多大區別。

人,得看內裏,而不是包裝。
PR

コメント

お名前
タイトル
文字色
メールアドレス
URL
コメント
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
カレンダー

10 2018/11 12
S M T W T F S
1 2 3
4 5 6 7 8 9 10
11 12 13 14 15 16 17
18 19 20 21 22 23 24
25 26 27 28 29 30

フリーエリア

最新コメント

[09/18 wotoadgi]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バーコード

ブログ内検索

P R